热门搜索
法医领域 荧光定量平台 测序服务 孕前检测 临床领域 一代测序平台 检测服务 孕中检测 科研领域 高通量测序平台 检测试剂盒 新生儿检测 test 二代测序平台

阅微沙龙

与您分享新观点

专家采访

“确认过DNA,却不是对的人”-DNA证据真的完全可靠吗?

【2018-11-06】

随着DNA检测技术不断进步,DNA证据在法律中的应用也日益普及。DNA证据是随法庭科学发展而产生的应用技术,它为案件的侦破带来了强有力的支持。但是它真的已经是绝对可靠的定罪依据了吗?




先直面两则反例

1998年,在美国德克萨斯州,16岁的萨顿和19岁的格里高利·亚当斯因涉嫌强奸一名41岁的休斯顿女子被逮捕。

由于当时DNA分型技术已经获得了广泛的认可,公众对于DNA鉴定的迷信已经上升到了一个不可描述的高度(注:2000年FBI的数据库在建成后的头两年便收录了近50万份DNA档案,对1600起刑事调查起到了帮助。如今,该数据库收录的DNA档案已达上千万份,每年促成了数万起案件的侦破。),萨顿和亚当斯相信DNA鉴定可以为自己洗脱罪名,于是在被拘押期间均同意向警方提供血样。

他们的血样被送往休斯顿的犯罪实验室,分析员将检测结果与从受害者体内、衣服上以及案发现场上发现的精斑中获取的DNA进行对比。分析员在一个阴道拭子上的复杂混合物里发现了至少3个人的遗传物质,其中包括受害者本人的。最终,在提交给警方及检方的鉴定报告中,分析员下结论称,萨顿的DNA与阴道拭子上的复杂混合物“相一致”,报告没有提及亚当斯。

隔年,陪审团裁定萨顿犯有加重绑架罪和性侵罪,他被判处25年监禁。

由于萨顿的母亲坚持认为儿子是无辜的,辗转联系上了加州大学尔湾分校教授兼律师汤普森。汤普森教授在重新检查这份案子时,发现当时分析测定了3份样本,其中2份来自血液,1份来自唾液。由此获得的DNA档案产生了较大差异(原本3份DNA样本的鉴定结果应该完全相同)。更令人震惊的是:萨顿的DNA与案发现场上发现的精液样本并不匹配。

结果已经很明显了,萨顿是被冤枉的,却因为一纸鉴定报告在牢中度过了4年原本美好的青春。



类似的的悲剧还发生在中国台湾



2009年五月,拥有幸福生活的陈龙琦因为与犯罪嫌疑人的DNA信息相匹配而被控犯了强奸罪。然而五年后,随着科学技术的增长,在我们拥有了获取更多DNA信息的能力后,才发现陈龙琦的DNA与犯罪现场根本不相符,至此他才被宣告无罪。

在被指控强奸的几年间,他失去了妻子和事业,也失去了原本的生活,孤单地生活在抑郁和羞耻的阴影中。

陈龙琦的这种情况被称作巧合配对(Coincidental Match)。调查人员一开始测试了在犯罪现场找到的几人DNA混合物中Y染色体上的17个基因标记物,结果显示陈龙琦的DNA吻合。但增加标记物数量之后,结果却不吻合了。因此陈龙琦的DNA检测结果在这里并不能作为定罪证据,因为这是一种因检测DNA信息量太少而导致的假阳性。




技术发展让DNA成为最有力可靠的证据

诚然,基于较高的客观性、不变性,现在DNA已经是定案最为有力的证据,在各种案件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但是它仅仅还是一份数据,就像指纹一样,DNA证据作为另一种生物特征,只能告诉我们鉴定结果;同时DNA检测也是由学科发展而来,受科学技术发展水平、现场证据采集、实验室数据分析等因素影响。因此DNA证据并不能作为案件侦破的唯一证据,还需要基于其他证据及案件推理等多方面因素综合分析。

从某种程度上讲,DNA鉴定更像是一种诠释性行业,而非客观科学。这么来看,真正让DNA证据开口说话的还是我们人类,是法医工作者和警察。

随着技术水平的发展、获取DNA信息种类和数量的增多、DNA侦查技术水平的增长、人为错误率的降低,我们有理由相信DNA证据会成为案件侦查中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甚至是成为最为有力且可靠的破案手段。



阅微基因作为一家以科学技术为驱动力的公司,坚持以研发为公司核心,不断完善DNA检测技术在法医中的应用,推出的MicroreaderTM STR法医身份鉴定系列试剂盒使用多年来始终保持零失误、零误判的记录。


同时,阅微基因凭借强大的研发实力,推出的MicroreaderTM 40Y ID System试剂盒是市面上获取DNA位点信息最多的试剂盒之一,搭配快速突变补充Y试剂盒MicroreaderTM RM-Y ID System,可联合检测高达50个位点,有效地排除了“假比中”等情况,让DNA证据更加可靠、可信。

我们相信,DNA检测技术依旧是最为有力的侦查手段,其科学性、公平性、公正性依然是维护社会稳定的一把利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