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DNA建库 SMA 非整倍体检测 细胞STR鉴定 男性家族排查 脆性X 叶酸代谢能力 SNP Y-STR试剂 TMB 心血管用药 STR/SSR 亲缘鉴定 PD-L1 DNA甲基化 16S/18S/ITS 采保试剂 微卫星不稳定 荧光定量PCR 宏基因组测序 核酸提取 乳腺癌21基因 单细胞测序 微生物代谢组

阅微沙龙

与您分享新观点

专家采访

为什么斯里兰卡恐怖袭击中的罹难人数从初期公布的359人改为了253人?

【2019-05-10】
       4月21日复活节期间,斯里兰卡遭遇恐怖袭击,多地连环爆炸,CNN根据斯里兰卡警方的表示,报道罹难死亡人数为359人。而在随后的官方声明中将死亡人数下调为约253人。其原因是——由于爆炸的性质,很难确定受害者的身份,一些爆炸发生在密闭空间,罹难者遗体碎片化,导致有些被重复统计了。

       开年至今,全球重大灾难事件并不少见。包括埃航坠机事件、盐城化工厂爆炸、自然灾害如山火、地震等,大型灾难现场的受害者身份鉴定为相关部门带来极大的工作压力和难度。
       大型灾难现场的身份鉴定与常规个人身份鉴定虽然技术原理相通,但在实际执行上有着极大的区别:个人身份鉴定主要是通过亲缘关系鉴定等方法,一般只涉及存在可疑亲缘关系的单个样本与另外一个或多个样本间的对比,检材规范而单纯;而灾难罹难者身份鉴定涉及比对人数众多,检材状态恶劣(严重降解或混合),因此在检材取得、保存和提取以及分析方法和位点的选择等方面,工作的复杂性和挑战都远超亲缘关系分析。
       传统鉴定大型灾难罹难者的方法包括:牙齿比对、指纹比对、身份特征(纹身、胎记、疤痕等)以及植入体内的医疗器械和随身物品等。但由于灾难所致的特殊环境,罹难者残骸可能是支离破碎或被焚烧的难以辨识,导致传统鉴定方法无效;此时就需要DNA分型技术来进行身份鉴定。

  可用于身份鉴定的DNA分型技术  

       在DNA鉴定过程中,目前使用最多的,也是最为成熟的DNA分型技术为:复合扩增短串联重复序列(STR)基因座,这种技术简单、灵敏度高,鉴别能力强,目前商业化的STR分型试剂盒通常可分型16-28个STR位点,其作为常规方法用于大型灾难中个体识别是非常可靠的。
       然而,对于DNA浓度较低或者降解严重的样本,线粒体DNA(mtDNA)分型的敏感性和成功率要远高于STR分型技术,主要是因为:
1)单个细胞的核DNA仅2个拷贝,而mtDNA分子拷贝数可达上千;
2)mtDNA为环状分子,不易降解;
3)即便是远缘的母系亲属的mtDNA样本也可作为参考。
       但由于mtDNA仅有16,569个核苷酸,并且母系遗传不会发生重组和交换,又限制了mtDNA对同系个体的鉴别能力。此外,类似于mtDNA的母系遗传特征,存在Y染色体上的单倍型遗传标记则构成了父系遗传特征,在亲缘分析中可以为父系亲属关系的鉴定提供有用的生物学信息。
       还有一种遗传标记也可用于身份鉴定——miniSTR,鉴定 miniSTR可以利用更短的扩增片段(50-150bp)得到降解检材中的位点信息,并且它可以与标准的STR遗传标记共享DNA数据库,因此也已经被广泛应用。

  罹难者群体身份鉴定的困境  

       DNA分型可用于识别事故或灾难中人体残骸的各个部分,但是有两个前提:
1. 有完整的DNA双链结构构建DNA分型;
2. 有用于比对的参照样本。

       参照样本从何而来?

       通过将罹难者遗骸中提取的DNA与个人物品中DNA分型结果进行直接比对,是认定罹难者身份最简单的方法;如果与其他家庭成员(如生物学亲属)的DNA分型结果进行比对,必然会增加亲子鉴定或反亲子鉴定中亲缘关系分析的复杂性。
       首先是罹难者的私人物品,这些私人物品应当是只有罹难者自己用过,并且含有可检出DNA分型的物质,如:剃须刀、梳子、牙刷等。要注意的是,选择这些参照样本,必须确保他们来自罹难者个人或仅为其个人使用。但对于大型灾难事件,想要获得每一位罹难者的私人物品是很不实际的。
       其次,以健在的生物学亲属作为有价值的参照样本,即将罹难者遗骸的DNA分型结果与其生物学亲属的分型结果进行比对,确定个体间是否存在亲缘关系。但罹难者是否有直系生物学亲属?这些亲属是否健在?如何才能找到或联系上国际重大灾难中罹难者家属?都是很棘手的挑战。

       既然罹难者遗骸识别工作如此艰难,为何还要出动有限、宝贵的执法力量和法医实验室来进行这项工作呢?

       虽然可以列举许多理由来表明这项工作的必要性,但最重要的两点是:
1. 在许多地区,出具死亡证明前,需要对身份进行鉴定,这样可使罹难者家属按规定获得保险赔偿;
2. 出于人道主义,罹难者家属可能需要找回亲人的遗骸来终结灾难,哪怕是极小的遗物,也可让家属为罹难者举行葬礼和悼念仪式。

       自1993年维柯镇大卫教派火灾事件首次引入了STR遗传标记技术进行罹难者DNA分析至今已有20余年。目前法医鉴定工作中利用DNA分析技术鉴定罹难者身份已很成熟,但根据实际经验,尚能有许多进步空间,如:建立更有效的DNA提取方法、更精确便捷的DNA分型技术、建立数据量更多且分类详细的数据库等。随着法医学及生物科学技术的快速发展,我们相信,在未来的工作中,法医DNA实验室会为可能发生的群体性灾难事故中罹难者的身份鉴定工作做好一切准备,使罹难者遗骸鉴定认证的工作更为顺利,为罹难者找到自己的归处。

参考文献:
1. 陈念.(2013). 重大灾难的dna法医鉴定. 生物学杂志.DOI:10.3969/j.issn.2095-1736.2013.03.081
2. 魏蔚.(2009). 大型灾难事件中的dna鉴定工作. 法医学杂志.DOI:10.3969/j.issn.1004-5619.2009.05.019
3. JohnM.Butler《法医DNA分型专论:方法学》

4000192196    产品咨询info@microread.com  CN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16 北京阅微基因技术有限公司京ICP备0905352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