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DNA建库 SMA 非整倍体检测 细胞STR鉴定 男性家族排查 脆性X 叶酸代谢能力 SNP Y-STR试剂 TMB 心血管用药 STR/SSR 亲缘鉴定 PD-L1 DNA甲基化 16S/18S/ITS 采保试剂 微卫星不稳定 荧光定量PCR 宏基因组测序 核酸提取 乳腺癌21基因 单细胞测序 微生物代谢组

阅微沙龙

与您分享新观点

专家采访

时隔15年,被“梅姨”拐卖的孩子找到了,你还应该知道什么?

【2020-03-20】
       如果时间回到2019年岁末,这张图你一定不陌生:



       一张呼吁大家寻找人贩子“梅姨”的图片在朋友圈广泛流传。随后中国警察网官微发文“别在朋友圈刷屏了!关于‘梅姨’的公安部辟谣来了!”,坐实此为谣传事件。近日,“梅姨案”再次登上微博热搜,好消息是那个15年前被“梅姨”拐卖的孩子申某找到了,但“梅姨”仍不知下落。

回顾下“梅姨”事件:

       2005年1月4日上午10点多,广州的一个出租屋。申某的母亲正准备做午饭,却忽然遭到两个男人的袭击捆绑。随后,他们抢走了申某。大约5分钟后,这位母亲挣脱捆绑追了出去,但孩子已经不知去向。报案后,警方通过多方调查确认,住在申某家出租屋斜对门的一对贵州夫妻有重大嫌疑,但那对夫妻也早已不知去向。

       终于,11年后,事情出现一线转机。2016年3月,抢走孩子的人贩子被抓住了,当年的案情被还原:四人作案,抢到孩子后,交给一个叫张维平的人贩子,而张维平的下家,正是梅姨。但张维平对梅姨也并不了解,因为干这行的,所有信息都是假的。因此梅姨为人所知的信息太少,所以她一直隐于人海。

       2017年6月,广州增城警方发布公告,征集“梅姨”线索。公告中贴出了一张“梅姨”的模拟画像(下图左图);2019年3月,山东“神笔警探”林宇辉应广州警方之邀,到紫金县等地调查后,绘出了“梅姨”的最新模拟画像(下图中图)作为官方发布用图;而网络上大量转发扩散的彩色版本(下图右图)是一个擅长人物电脑画像的好心人通过电脑处理而成,并非官方公布信息。直至今日,尽管当年被拐卖的孩子申某已经找回,但“梅姨”依然不知所踪,“梅姨”本人是否存在也未可知。



       在整个“梅姨”案件的侦破过程中,警方通过大量搜集目击者信息、多地调研、汇总各方线索绘制嫌疑人模拟画像,即便在AI技术发展迅速的当下,模拟画像也仅仅是作为刑侦办案的参考,并不能作为证据使用,究其原因就在于目击者的描述与画师的理解存在不可忽略的偏差,再加上证据不足,给警方刑侦工作带来了巨大的阻力。

       回顾以往的刑事案件,几乎没有靠模拟画像最终断案的。2003年的韩国电影《杀人回忆》今年突然大火,豆瓣评分飙至8.8分,主要因其案件原型——华城连环杀人案时隔33年终于告破,但最终也并未依靠嫌犯画像帮助警方找到凶手,而是凭韩国国家科学搜查研究院通过对比犯罪数据库得到的发现。也正是因此,利用DNA数据库辅助警方侦破案件再次引起社会广泛重视。



       回到本文讨论的“梅姨”拐卖儿童类案件,我国关于相关案件的权威完整数据缺乏,但每年仍可以查到有上万儿童被拐卖。被拐卖儿童多发生在云南、广西、河南等地区,近年来随着大中城市流动人口的增多,也逐渐转移至大城市城乡结合部。去向一般有几种:被人非法收养、流落街头成为他人获取利益的工具手段、被卖到黑厂甚至国外从事不正当行业,更有的被残忍地摘取器官用于器官买卖。在拐卖的过程中,有些孩子被装在汽车后备箱或行李箱中,导致窒息死亡,没有人知道会有多少孩子死在人贩子手中。

       儿童一旦被拐卖,可能会经手多人,很难在短时间找回。就像“梅姨”事件中的申某,尽管人贩子早在2016年就已经抓获,但申某在4年后的今天才被找到。失去孩子的父母在茫茫人海中找寻孩子的踪影,可谓大海捞针。同时因为大部分孩子在被拐卖时只有几岁、甚至几个月,对自己的身世没有任何印象,完全不记得自己的亲生父母、家在何处,这也导致这些被拐卖的孩子获救后,警方无法找到其父母,只能将孩子送到福利院。

       随着技术的发展,警方也开始采取DNA技术来为这些“走失”的孩子找回温暖的家。因为DNA技术具有个体识别率高、亲缘关系认定准确的特点,是确认被拐卖儿童身份最有效的技术手段之一。

       这里首先要提到的就是建立打拐DNA数据库,也就是在全国范围内,由各地方负责机构一方面对丢失孩子报案的家长采集DNA样本,另一方面对各地在街头流浪乞讨和被组织从事违法犯罪活动的未成年人一律采集DNA样本,并将这些数据录入到专门的全国联网的统一数据库。近年来随着打拐DNA数据库的发展,检验信息数量已发展至目前最新要求的30个基因座。有了这个比对库,只要将所有丢失孩子的父母的血样以及失踪儿童的血样采集到,就可以在全国范围内迅速准确查找。如果在拐入地发现有孩子涉嫌被拐卖,首先将孩子和拐入地大人的DNA进行比对,一旦数据比对结果不吻合,则将这些孩子的DNA数据录入打拐数据库。打拐数据库中存有大量拐出地父母的DNA数据,电脑可迅速进行全国范围的远程比对,大大节省了办案时间。

       除打拐DNA数据库之外,还有一种方法也可以有效帮助拐卖儿童回家。即基于DNA指纹技术的基因身份证(Gene Identification Card,又名基因ID),目前相关技术在国内外已经发展非常成熟,其个体识别能力足以与手指指纹相媲美,因而得名。在现有的科学技术基础上,精选具有代表性的位点作为检测标准,实现个体的差异识别,并由此生成一份独一无二的身份信息,这份信息将伴随个体一生,不会丢失,亦无法改变。有了基因身份证,寻亲不会再“一波三折”,只需采集未知身份人员的组织细胞,确定其基因身份信息,并将该信息输入相应数据库中,人员相关信息即可一览无余。不论是在人口走失或是自然灾害之后,个体识别工作都会更加简单。

       一个健康、和谐、完整的家庭是和谐社会的内在要求,针对目前社会上存在的拐卖儿童、操纵案件,有关部门切实履行维护社会治安的法定职能,设立儿童拐卖防控体系,加强安全监管。例如严格执行户籍管理制度,逐步把指纹和DNA等个人相关信息纳入户籍登记制度的范畴,将网络高科技手段与DNA数据库相结合,逐步推进打拐部门电子化建设,终将有益于遏制拐卖儿童现象的进一步发展。

       虽然技术的发展可以帮助我们找到失散多年的家人,但我们仍旧不希望看到拐卖人口案件的发生,一般情况下,儿童失踪的前3小时是寻找的黄金时间,超过这个时间段,被寻回的难度将变得非常大。美国的一项研究表明,遭绑架且遇害的孩子中,76.2%都是在3个小时中遇害的。因此,一系列失踪预警平台应运而生,如美国的安珀警戒、国内的中国儿童失踪预警平台(CCSER)、公安部儿童失踪信息紧急发布平台等,都是助力于在失踪发生后短时间内迅速调动各方资源、广泛搜集线索,以最快的速度找到被拐儿童。

       疫情之下,大家都不能出门,但我们相信很快生活将会回归正常的节奏。车站、商场等人流量大的公共场所请务必注意孩子的安全,相关小贴士整理如下:
1. 孩子防拐提醒
       ① 一定要让孩子背熟家长的姓名、联系方式、家庭住址等信息,还不会背的小朋友,身上一定要装着写有相关信息的联系卡;
       ② 教孩子怎么报警;
       ③ 出门前给孩子照相,记录当天孩子穿着;
       ④ 每去一个地方,跟孩子约定好如果走丢在哪儿汇合;
       ⑤ 认识一下警局派出所、游客服务中心、服务台等;
       ⑥ 给孩子配备定位设备,如定位手机、定位手表,或者提前准备儿童牵引绳,在人流大的时候使用;
       ⑦ 和陌生人保持距离:家长要从小教育孩子不要吃陌生人给的东西,不要跟陌生人走,在家不要给陌生人开门。外出时,不要让孩子离开自己视线范围,不要带孩子去偏僻地方。对家中雇用的人员,尽量不要让孩子和他们独处;
       ⑧ 尽快采集血样入库:孩子丢失后,家长要第一时间报警,争取有效的寻找时机。需要强调的是,父母双方要尽快到户籍所在地派出所,采集血样入库。如有特殊情况,家长可携带身份证件,就近在公安机关申请采集血样。(注意:公安部要求采血工作遵循就近原则,儿童失踪地、居住地、发现地公安机关须及时接待群众采血。在报案、查找、侦查调查和采血、检验、比对工作中,不得以任何理由向群众收取费用。)

2. 孩子失踪多长时间可以报警?

       人口失踪报案一般情况下都是24小时作为时间限制的。如果是10岁以下的少年儿童或者说是不满两周岁的儿童,不受时间限制。患有精神病或是智障人士也不受时间限制。

       孩子失踪家人报案,警察需要立即立案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经审查,符合管辖规定的,公安机关应当立即以刑事案件立案,迅速开展侦查工作:

       ① 接到拐卖妇女、儿童的报案、控告、举报的;
       ② 接到儿童失踪或者已满14周岁不满18周岁的妇女失踪报案的;
       ③ 接到已满18周岁的妇女失踪,可能被拐卖的报案的;
       ④ 发现流浪、乞讨的儿童可能系被拐卖的;
       ⑤ 发现有收买被拐卖妇女、儿童行为,依法应当追究刑事责任的;
       ⑥ 表明可能有拐卖妇女、儿童犯罪事实发生的其他情形的。

       综上,我们可知一般人口失踪报案都受24小时时间的限制,但若有证据证明对方人身安全可能受到威胁或者说对方可能会受到侵害, 那么随时都可以向公安机关报案。


4000192196    产品咨询info@microread.com   CN | EN|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19 北京阅微基因技术有限公司京ICP备09053524号